关于沙棘
产品展示
荣誉展示
各地风采

电子邮件:29254310@qq.com

联系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东路388号
邮编:050015

产业概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产业概况

环境、人口、粮食、资源、能源是世界性五大难题。荒漠化是全球的环境问题。非洲陆地三分之一是沙漠,各大洲都有荒漠化土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占陆地33.33%的土地、10亿多人受到荒漠化威胁,我国荒漠化面积262.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27.46%,近4亿人受到荒漠化影响。世界平均每年5-7万平方公里土地荒漠化,我国平均每年2460平方公里土地荒漠化。目前我国在水土流失特别严重的荒漠化地区种植的就是沙棘。沙棘耐严寒(零下60摄氏度)、耐高温(50摄氏度)、耐干旱、耐贫瘠,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一棵成年沙棘一年能吸收1.66公斤二氧化碳,对减少温室气体防止地球变暖有重要作用;一亩成年沙棘林可以固沙40吨,从而大大减少水土流失以及沙尘暴的危害。沙棘被广泛应用于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保持综合治理、“三北”防护林建设、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北京风沙源治理等国家重点生态保护工程,每年新增沙棘林10多万公顷。沙棘开发在中国已经称为一项政府行为。胡耀邦、宋平、田纪云、宋健、钱正英、朱镕基、吴仪、陈俊生、胡锦涛、温家宝等对沙棘都做过重要批示、指示或题词。1985年水利部成立全国沙棘协调办公室,1997年联合国计划开发署援助中国的沙棘开发项目在北京启动。国际沙棘协会是致力于沙棘开发的国际组织,每两年召开一次国际大会,2005年召开的第二次国际沙棘大会赞誉沙棘是国家的生态树、农民的致富树、企业的效益树、人民的健康树,引起全世界对沙棘更大的关注。

我国西部地区土地荒漠化、沙化现象以及由此而导致的贫困等问题,已成为当前西部地区实现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最严重问题。鉴于此中国绿化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共同启动“幸福家园—西部绿化行动”生态扶贫公益项目,旨在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支持西部贫困地区生态环境保护与扶贫开发,帮助当地贫困家庭实现劳动脱贫、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进一步增进全社会对生态文明、环境保护、扶贫减困的认识,使建设生态文明、保护环境、扶贫减困等行为成为更多人的自觉行动。沙棘是实现上述目标的唯一选择,沙棘产业需要大家共同参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与影视明星李冰冰一起推广沙棘百万森林项目,李嘉欣、杨幂、刘翔加入到推广沙棘的行列中。但愿荒漠地,大家种沙棘;贫困成过去,荒漠变绿洲;生态环境好,健康永驻身。


沙棘浑身都是宝。根、枝干可做薪柴;叶子可做茶、饲料;果实可做药品、保健品、美容品;种子可做油料。沙棘果富含糖类、脂类、蛋白质类、维生素类、有机酸类、萜类、生物碱类、黄酮类、酚类、酶类、苦味类、挥发类共12类428种营养物质,被誉为“全世界最完美的植物”。沙棘果中维生素C的含量居果品、蔬菜等植物界之冠,是苹果的200倍,比被称为水果之王的猕猴桃高出许多,被称为“天然维生素之王”;β—胡萝卜素的含量比胡萝卜还高;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含量是人参的4倍;黄酮类的含量比地球上的活化石---银杏高很多;锌的含量可与含锌最多的牡蛎相媲美······沙棘果真正是神奇的生命之果,因此被誉为“神奇果王”、“高原圣果”、“救命果”。沙棘的神奇功效来自于多种活性营养物质的集团性作战,拥有大自然赋予的配合机制,相互促进,各种配比正好与人体需要相吻合,沙棘所有的正是人体所需要的,人体所需要的正是沙棘所有的。

随着生物工程和生物技术的发展,到21世纪沙棘将引领人类历史上第六次产业革命。---钱学森(中国科技之父)

沙棘站在大自然生命力的顶点,传承了大自然最强悍的基因,它所含生物活性成分的合理配比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所无法完成的。---王博英(中国林科院院士)

科学测定沙棘是生物活性物质的宝库,被称为植物黄金,中国的植物国宝,目前已被科学界誉为第三代水果和21世纪最有希望的新型保健品原料,有望在解决本世纪人类所面临的生态环境、贫穷、疾病方面取得突破。---邰元林(国际沙棘协会主席)

沙棘是目前国内独具开创性的药品。---黄永昌(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没有任何一种水果可以和沙棘相提并论。---阿尔布莱西德(德国生物学博士)

大自然竟然能在一种植物中创造出整整一组非常有用的营养物质,真是奇迹---阿沃库莫夫(前苏联医学博士)

古希腊时代各城邦之间战争不断,有一次斯巴达人打了胜仗,但是有60多匹战马受重伤,斯巴达人不忍杀死自己的战马,又不想看到它们死去,无奈放到一片树林里。过了一段时间,它们毛色鲜亮、膘肥体壮、浑身闪闪发光。原来它们饿了就吃沙棘叶,渴了就吃沙棘果。斯巴达人知道了沙棘营养和治病的价值,赋予沙棘一个名字---使马闪闪发光的树。

有着落雁之貌之称的王昭君出塞到达漠北,她的丈夫呼韩邪单于让她吃沙棘果,王昭君一直容颜不老,这说明沙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三国时期的蜀军在一次远征中人困马乏,有些士兵就在荒山野岭中吃沙棘果,他们的疲劳马上神奇地消除了,体力得到很快恢复。诸葛亮知道后号召人人服用,终于度过难关。

成吉思汗吃御医用沙棘调制成的药丸,年过六旬还能弯弓射雕。

乌布通战役后连续作战的清兵疲惫不堪,随军亲征的康熙叫军医想办法调理战士们的身体。军医把沙棘果汁放进饮用水里,清兵的精力和体力得到恢复。

藏传佛教大师章嘉·若沛多杰见乾隆为国事越来越憔悴,就传授他密宗灌顶秘诀和养生之道,并用沙棘果为主药的藏传秘方制成的丹丸给他服用,乾隆服后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石达开兵困大渡河期间寒疫盛行,将士们吃沙棘果后感冒顿消、元气大增,就是靠沙棘与清军对抗的。

红军长征会师于懋功,沙棘为战士们消除疲劳立下大功。

因为缺氧,严重的高原反应威胁着进藏大军的生命安全,藏族向导采来“达日布”让士兵吃,病情得到迅速缓解,这“达日布”就是沙棘果。

俄罗斯是世界上食用和开发沙棘较早的国家。1981年3月苏联宇航员从宇宙飞船上发回消息:吃了沙棘制剂后大大增强了适应失重状态的能力。沙棘成为宇航员必备品。

在吕梁山区有珍禽褐马鸡,披着华丽羽毛,一派华贵风姿,人工饲养的却毛色暗淡无光。科研人员研究发现褐马鸡在野生状态下主要栖息地是沙棘林,于是给人工饲养的喂食沙棘叶、沙棘果,很快它们漂亮起来。

中国以研究利用沙棘早而闻名遐迩,中国是世界上沙棘药用记载最早的国家,也是古代记载沙棘药用经典著作最多的国家。最具影响的应属唐代藏医药经典著作《四部医典》,全书共4卷156章,其中30章记载沙棘具有祛痰、利肺、化湿、滋阴、壮阳、健脾、养胃、止血的功能,用沙棘制成的汤、散、丸、膏、酥、灰、酒等7种合剂以及84种沙棘的配方。1688年《四部医典》被译成英文传入西方,他们从我国藏医药应用疗效中得到启发,陆续取得了一系列的研究成果。《西藏常用中草药》记述沙棘能活血化瘀、化痰宽胸、补脾健胃,治跌打损伤、瘀肿、咳嗽痰多、呼吸困难、消化不良。《中国民族药志》记载沙棘治口舌生疮、发烧、烧伤、放射线引起的溃疡等。《高原中草药治疗手册》记述沙棘入肝、胃、大小肠经,能生津止渴、清热治泻,治高热伤阴症、肠炎、痢疾。《中国植物志》记载沙棘片剂和浸膏可预防和治疗铅、磷、苯等职业性疾病。《藏医学选编》明确沙棘对胃、肝、肠、痞、妇科病的治疗作用。《晶珠本草》称沙棘利肺止咳、活血化瘀、利心脏血脉、消痰浊。《月王药珍》记述沙棘增强体阳、开胃舒胸、助消化。在西藏医学中沙棘是一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他们将沙棘的根、茎、叶、果实、种子全部加以利用,制成沙棘汁、沙棘油、沙棘粉。1977年沙棘被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并被卫生部公布为药食两用品。藏药六绝:沙棘、冬虫夏草(与人参、鹿茸并称为三大滋补品)、红景天(高原人参)、藏红花、藏雪莲、肉苁蓉(沙漠人参),沙棘被誉为“荒漠人参”而成为藏药六绝之首。国际上随着人们对沙棘认识的提高和深化,开发利用的展开和加强,科研范围的扩展和深入,有关沙棘的文献量不断增加。国外研究和开发利用沙棘资源的文献达625篇,有英文的、德文的、俄文的。中国五大堂:同仁堂、达仁堂、九芝堂、鹤年堂、世一堂,同仁堂是五大堂之首,在《北京同仁堂简史》中介绍特殊植物沙棘的临床验证---①、治疗心脑血管病,有效率95%;②、治疗脂肪肝,有效率90.5%;③、防治肿瘤,有效率99.5%;④、治疗溃疡,有效率94%;⑤、抗辐射,有效率100%;⑥、消炎杀菌;⑦、治疗外伤;⑧、调理机体及新陈代谢并改善各种功能;⑨、皮肤保健。

现代研究证实,沙棘的活性成分具有抗心肌缺氧缺血、抗心律失常、抗溃疡、抗肿瘤(抗癌抑瘤)、抗过敏、抗衰老、抗辐射、抗病毒、抗氧化(清除活性氧和自由基、抗脂质过氧化)、抗菌、抗炎、增强免疫、提高耐缺氧能力、降脂(降低血清胆固醇,防治动脉粥样硬化)、抑制血小板聚集、促进新陈代谢、耐寒、消除疲劳、祛痰利肺、保护肝细胞(防治肝病)、生肌、促进造血细胞生长、阻断N—二甲基亚硝胺合成、加强心脑功能(治愈心脑病)等广泛的药理作用。

人类健康群占5%、疾病群占20%、亚健康群占75%。亚健康在临床上被诊断为疲劳综合症、内分泌失调、神经衰弱、更年期综合症等;在心理上表现为精神不振、情绪低沉、反应迟钝、白天困倦、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烦躁、焦虑等;在生理上体现为疲劳、乏力、活动时气短、出汗、腰酸腿疼等。1999年美国参议院召集世界上几百名营养学家和医学家进行论证,得出一个结论:世界上有十三种疑难杂症靠药物是永远也解决不了的,但这些疑难病是可以预防的。亚健康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新的健康问题,逆转亚健康是比提高临床医学水平更具有战略意义。沙棘对亚健康逆转有着巨大的潜力和现实意义,主要表现在6个方面:逆转免疫功能异常、逆转心脑血管和血液系统异常、逆转消化系统异常、逆转辐射损伤、抗疲劳作用、安神作用。

迄今人类在自然界里还没有找到另一种可与沙棘比拟的植物,沙棘也因此被誉为“21世纪最有希望的保健和医药品之一”。世界医学界普遍认为:沙棘是大自然恩赐给人类的一种神奇的广谱性药物,冠芳世界植物群落的天然营养物质宝库。

从远古时代以来沙棘就不畏恶劣的自然环境存活至今,沙棘之所以能够与各种严酷的生存环境相抗争,从而保持旺盛的生长态势,是与其自身完备的物质基础息息相关的,这些有益的营养活性物质成分组成了沙棘强健的身躯,铸就了它不屈不挠、坚忍不拔的强悍个性。换言之,经受了大自然的考验,沙棘的遗传基因正确地传承下来,拥有自然界生命力最强的遗传基因。因此,即使到了今天,就算是最恶劣的土壤和严峻的气候条件,沙棘仍然能够顽强地活下来。把自然界遗传基因较强的物质用在人类的健康上,进而提高机体的生命力,这就是中医的基本思想。沙棘自然成为这种物质的不二之选。沙棘汲土地之精华,具强而有力的遗传基因,极大地增进生命力,这正是沙棘最为擅长的领域。沙棘真中华乃至世界之瑰宝也

为响应国家沙棘产业化号召,河北神兴沙棘研究院全力承担起沙棘产业化普及的重任。河北神兴沙棘研究院是国内以至世界上沙棘研究最高学术机构和沙棘药用与高新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自2000年1月成立以来历经变化,发展至今已有6个研究部---沙棘药学部、沙棘营养学部、沙棘生命科学部、沙棘植物学部、沙棘应用部、沙棘战略资源部。十几年来沙棘研究院承担并圆满完成了多项省级及国家级科技攻关项目。超临界二氧化碳萃取沙棘药用成分及产品开发项目被列为河北省的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于2002年底通过了河北省科技成果验收。研究院在沙棘产品转化方面申请了多项发明专利。建院以来研究院时刻牢记使命,与沙棘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生态价值让国家富强、以药用价值让人民幸福为己任,硕果累累,为我国沙棘产业开发和利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研究院是沙棘行业的领头羊,是沙棘产业的航母,为全人类的健康保驾护航。

杨海荣教授1954年毕业于北大,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所研究员,1984年任伦敦大学客座教授,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1996年被美国评选为世界名人。他研究沙棘30余年,主持完成科研成果18项,被誉为“沙棘之父”,承担沙棘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他全球首创二元超临界全果萃取技术,让神兴沙棘成为产业的排头兵。

神兴沙棘项目科研成果转化的科技精品----神兴牌安达日软胶囊经过大量临床验证及市场反馈,总结如下:一、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提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二、降低血液粘度、改善血液流变性;三、缓解、消除冠心病患者胸闷、胸憋、心慌、心悸、自汗乏力等症状,增强心功能;四、改善心律失常、抗早搏;五、对中风后遗症引起的肢残、失语等有改善效果;六、降转氨酶、保肝、防治脂肪肝;七、增强免疫力、调节内分泌功能;八、安神、改善失眠;九、缓解便秘;十、增强性功能。


网站首页  |   产品展示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东路388号  050015

河北神兴沙棘研究院 (C)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15173号 技术支持:神州网络